'>

Home | Contact

苏州同凯正科技公司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不平等的童年:美国式的个人奋斗还能不能创造奇迹?

2019-01-28 19:05

原标题:不平等的童年:美国式的个人奋斗还能不能创造奇迹?
《新闻编辑室》第一季第一集中,威尔在美国大学演讲,台下有学生提问,为什么美国是世上最伟大的国家?威尔犹豫间看到观众席中举起一块答题板,上面写着“美国不是”。
许多美国人认为在美国获得成功的机会,在世上其他国家是找不到也不存在的。这一发展于19世纪的美国民族精神影响深远而广泛,它赋予了美国人独特的优越感,美国的环境没有人为的阻碍,每个人在抉择时不会因为出生阶级、种族、信仰而受到限制,人们称之为美国梦。
美国梦意味着人们在美国容易获得经济自由,政府在社会中扮演很小的角色,社会阶层不停流动。因此美国梦的实现依赖个人的努力,而非特定的社会阶级和他人的援助。也就是说,美国梦激动人心的关键在于,人们的机会的平等性。但现如今的美国是否是一片平等的乐土?《乡下人的悲歌》这部蓝领阶级后代的自传体小说,就是对一大批人丧失美国梦的审视。作者J.D.万斯的祖父母为脱离贫穷,从肯塔基州迁至俄亥俄州。他的母亲和其不停变更的男友不断搬家,他的成长过程中父母缺席,母亲还因为贫穷、酗酒、滥用药物、精神创伤等问题,使他的童年在混乱的环境下度过。他回忆,整个童年所接触的人中间,有机会念大学的人寥寥无几,许多人甚至不能从高中毕业。而人们都借口家庭、环境、贫困默认了这样的生活状态,鲜有人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于自身。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这个群体首先接受了自己没有所谓通向上层阶级的平等机会,“美式勤奋”在他的故乡日博平台,不是一种理想,而是一个奇迹。
尽管他最终实现了向上流动,但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奢侈和难得的幸运。为他创造这种幸运的,正是他的祖父母,还有与他同母异父但感情深厚的姐姐。祖母为他提供了稳定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并使他相信,只要愿意的事,一定可以做到,尤其别为自身的惨淡找借口。他们的陪伴是他困境的出口。万斯坚持念完了高中,参加了海军陆战队,完成了耶鲁大学法律系的学业。彼时的他才第一次认识到上层的世界,也意识到蓝领阶级和中产阶级的差距不仅在财富,也是生活和行为方式、亲子及人际关系各方面的背道而驰。他通过挣扎获得的地位,对别人而言,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从而为自己生长的世界深深悲哀。
美国贫富两极的分化真正造成的,是对下一代生活机遇的影响。《乡下人的悲歌》代表了美国正在经历的现象,人们不再抱持乐观的态度。有一批学者先后跟踪调研了上百个不同阶级的家庭和生活在美国各地的年轻人,与黄金时代相比,美国社会结构已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显著的现象是阶层固化,尽管蓝领阶级也在极力适应中产阶级生活的要求,依旧难以解除因为阶级鸿沟日益扩大而面临的危机。哈佛大学教授帕特南在《我们的孩子》中描绘,“20世纪50年代的克林顿港早已不知何处去,随之一同消失的是普遍的经济繁荣、社区中无所不在的凝聚力、惠泽所有家庭的平等机会。”如果曾有美国梦存在,机会平等性的消失正是美国梦衰落的警钟。“富家子可以轻而易举地理解通向机会之路的种种制度。而且游刃有余地运用这些制度,为他们服务。相比之下穷孩子,往往就不得其门而入了。因此错过了向上走的机会。上层阶级的孩子见多识广,更懂得如何把握人往高处走的时机。然而下层阶级的孩子,却总是满怀疑虑,犹豫不决,机会从手边溜走也不自知。”
《我们的孩子》花费数年,追踪访问了生活在美国各地的107位18-22岁的年轻人,包括工业衰退地带的小镇、中产阶级云集的旅游胜地、发展不平衡的都会区和超级富豪的住宅区。感知他们对各自童年的理解,和对未来的规划。书中以“剪刀差”为意象,讨论了穷人孩子与富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全方位不同。除了最直接地体现在经济上,穷人父母陪伴孩子的时间、给予孩子的引导、提供孩子的资源也都因此出现了短板。或者更糟,和J.D.万斯一样,孩子可能出生在破碎的家庭,童年无法获得父母的关爱,还要饱尝生活的苦难,他们宁可相信,努力都是徒劳。这些差异也正是逐渐导致美国阶级流动停滞的原因,也难怪人们要发出“在这个生而不平等的年代,仅仅谈机会均等都是不公正的”的感慨。